学校主页 学校概况 学校部门 政策法规 校史专栏 政工人事信息 进入学校纪委网站 汉寿一中工会 汉寿一中教育基金会
登录添翼校园管理信息化系统 校园动态 德育工作 教学工作 教研工作 后勤服务 信息工作 一中博文 校报之窗
站内搜索


 

热点排行

学校联系信箱

校长信箱
书记信箱
纪委信箱
办公室信箱

校内子站导航

站点导航
 
               网站首页 >> 德育工作  >> 

追星事件拷问独生子女教育问题
  发表日期:2007年4月8日  共浏览1312 次       编辑录入:admin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来源:文汇报
 
肖复兴

    
    ●由杨丽娟一事拔出萝卜带出泥而生发出来的种种思考,对于杨丽娟以及同类的年轻追星一族的疗治,以及对当今社会中畸形病态的文化现象的批判,都是有益的。不过,杨丽娟一事有这样一个特点,似乎被媒体和批评者都忽略了,那就是杨丽娟是一个独生女
   
    ●独生子女一代的成长,在得到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的同时,其自身的心理也容易产生新的种种问题,是他们也是他们的父母乃至全社会无可预料的,缺少准备的,却又是必须面对的。代际矛盾是在每个时代普遍存在的,但面对中国社会崭新的独生子女一代,其矛盾却深刻而独特,如何化解这种矛盾,已经成为了刻不容缓的课题
   
    ●在杨丽娟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偏执焦灼等种种心理问题,在独生子女一代身上都有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表现。因考学、就业、恋爱、网络痴迷等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疾病和偏执行为,不过是杨丽娟大小不一的翻版。毕竟独生子女一代已经长大了,而他们下一代的独生子女已经或正在诞生。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两代独生子女的累加,其基因链的作用,其新的伦理关系的构建,关系着国家与民族的心理、性格的塑造
   
    杨丽娟疯狂追星而导致父亲在香港投水自杀,成为了日前社会的新闻热点,而得到广泛关注。是谁害了杨丽娟和她的父亲,一时争论不一。从教育的缺失、信仰的坍塌、社会的失衡,一直到媒体的推波助澜、“娱乐至死”的无节制泛滥,有枣一棍子,没枣一棒子,杨丽娟成为了一面多棱镜,映现出当今社会与心理的多重镜像。
   
    应该说,这样的批评,都不无道理。由杨丽娟一事拔出萝卜带出泥而生发出来的种种思考,对于杨丽娟以及同类的年轻追星一族的疗治,以及对当今社会中畸形病态的文化现象的批判,都是有益的。
   
    不过,杨丽娟一事有这样一个特点,似乎被媒体和批评者都忽略了,那就是杨丽娟是一个独生女。而恰恰正是这一点,引起我的思索。
   
    独生子女一代已经长大了,而真正成为新的一代。这样的一点事实,让我有些触目惊心,如何面对、沟通、帮助并开发这样在我国千年历史中独一无二的一代,似乎还没有被足够重视和充分准备地摆在我们社会和时代的议事日程中来。
   
    我们知道,做为国策,独生子女最早始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其中最大年龄者,恰恰是和杨丽娟这样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他们快到了而立之年,近三十年过去了,新的一代随日子一起长大,成为了不可回避而必须正视的现实。独生子女一代,改变了我国的人口结构,由此也使得社会的构架、心理和性格以及流通的血脉同时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动。更为重要的是,独生子女一代是和社会变革的新时代几乎同步伴生的,独生子女一代是和商业时代一起成长的。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一代成长的背景,是那么的不同,在社会和时代动荡、激烈碰撞的重要转折时刻,他们如种子播撒在了中国新翻耕的土壤中。命中注定,独生子女一代的成长,在得到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的同时,其自身的心理也容易产生新的种种问题,是他们也是他们的父母乃至全社会无可预料的,缺少准备的,却又是必须面对的。
   
    这样,就不仅需要他们和他们的家庭,也需要新的时代和全社会的调试、适应和引导,偏偏商业社会的到来使得原有的价值系统得以颠覆,他们的上一代正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之中,代际之间的隔阂与矛盾便由此而越发隔膜和加深。由于上一代对独生子女的望子成龙期望值超重,也由于独生子女自身无根感的迷茫与失重,两代之间,不是出现类似杨丽娟的父母对她百依百顺的娇惯,倾其所有的付出和痛苦不堪的无奈;就是出现种种或深或浅的矛盾冲突与分裂,最严重的导致孩子离家出走,甚至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暴力伤害。两者所表现的形式虽然是一柔一刚,其实质却是一样的,便是面对独生子女所出现的整体一代的心理与性格问题,缺乏足够的研究与应对措施。所以,人们曾说这是“孩子的青春期遇上了父母的更年期”,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应该说,代际矛盾是在每个时代普遍存在的,但面对中国社会崭新的独生子女一代,却是开天辟地的头一次,其矛盾的深刻而独特,可以说是世界独具。如何化解这种矛盾,解决两代人彼此的心理问题,沟通两代人之间的关系与情感,已经成为了刻不容缓的课题。
   
    过去,社会学家曾经提出前喻文化(即上一代教育下一代)、并喻文化(即两代人相互教育)、后喻文化(即后代人教育上代人),看来已经不能囊括独生子女一代所呈现出的文化现象。杨丽娟与其父亲的悲剧,已经不是彼此谁教育谁的问题,他们父女所面对的是文化的困惑,也是时代的困惑。这个时代正处于商业时代,唯利是图的价值取向,恰恰忽略并无力顾及这样崭新的一代。明星的包装与消费,只是商业时代的一个炫目的表症。陷入追星狂潮而不能自拔的杨丽娟,正是这样时代潮流中的一个漩涡。她以为这个漩涡是自己梦幻中的笑魇和酒窝,没想到却吞噬了她的青春梦和父亲的性命。而时代在打走这样一个悲凉的漩涡之后,很多人给予杨丽娟关心和帮助,也有人站出来把责任推诿给杨丽娟和她的父亲,举重若轻地指责孩子的不孝和父不教子之过。
   
    表面上看,杨丽娟只是个极端的个案,但表现出的问题,足以让我们对整个独生子女一代引起足够的关注和思考。因为在杨丽娟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偏执焦灼等种种心理问题,在独生子女一代身上都有或多或少、或轻或重的表现。因考学、就业、恋爱、网络痴迷等所表现出来的心理疾病和偏执行为,不过是杨丽娟大小不一的翻版。其中轻者导致忧郁症、自闭症,而严重者会导致自杀或杀人而走向极端,这样频繁出现的事情已经不是新闻。这正是独生子女所呈现出的时代病,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的重视。毕竟独生子女一代已经长大了,而他们下一代的独生子女已经或正在诞生。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两代独生子女的累加,其基因链的作用,其新的伦理关系的构建,关系着国家与民族的心理、性格的塑造。

    
    (作者为《人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作家)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 汉寿一中简介                 [61394]
 · 校长简介                 [39008]
 · 汉寿一中、汉寿龙池实验中学                 [24940]
 · 我校2014年高考录取光荣                 [20646]
 
     上一篇:专家在“两岸四地生命教育论坛”上指出——身边小事即是生命教育“课本”
     下一篇:追逐梦想 向阳而生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湘ICP备12013049号
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2012-2015 [后台管理]
地址: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东正街77号 电话:0736-2861216 邮编:41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