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学校概况 学校部门 政策法规 校史专栏 政工人事信息 进入学校纪委网站 汉寿一中工会 汉寿一中教育基金会
登录添翼校园管理信息化系统 校园动态 德育工作 教学工作 教研工作 后勤服务 信息工作 一中博文 校报之窗
站内搜索


 

热点排行

学校联系信箱

校长信箱
书记信箱
纪委信箱
办公室信箱

校内子站导航

站点导航
 
               网站首页 >> 信息工作  >> 

「怎么教」比「教什么」更重要
  发表日期:2012年12月26日  共浏览2785 次       编辑录入:denxue_1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哈佛大学一项学生学习成效调查结果,在哈佛教授间投下了一颗震撼弹。哈佛大学伯克教学中心(Derek Bok Center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针对二十门课的教授、四百位学生,分别调查老师与学生是否掌握课堂「核心概念」(Big Idea)?跌破教授眼镜的是,只有不到三成的学生,抓到教授在那门课想传达的核心概念。来自全美六百所顶尖高中的六千名哈佛新生,遇上不乏诺贝尔奖得主的黄金阵容教授群。顶尖的学生、优秀的教授,学习成效落差却如此巨大,「教」与「学」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结果让我们非常震惊,」哈佛大学欧洲历史与文学教授、伯克教学中心主任威京森(James Wilkinson)接受专访时以开放的态度分享说,「多数哈佛教授教的,并没有自己想得那样好。」这是一个知识爆炸性成长,连哈佛大学教授都要重新思考怎么教学的年代。哈佛发现,即便是聪明又会考试的全美资优生,也经常带着偏见的知识前来学习。他们很会考试但不会问好问题,他们习惯被动学习,导致学习成效很差。在一个知识持续变动的时代,哈佛意识到,「如何教」比「教什么」更重要;它们更提醒全世界各级老师与父母,在学习这条路上,角色必须调整,我们不再是单向传递知识的圣人(Sage),而是与学生一同探索学习的伙伴(Collaborator)。
    《天下》专访伯克教学中心主任威京森。"当脑科学研究渐渐揭开了学习的本质",威京森分析,"我们必须对学习过程有正确的认识与洞察。"威京森多年对学习的研究,不只对大学教授有帮助,对那些渴望提升孩子学习效能的家长们也受用无穷。专访内容如下:世界瞬息万变,大学教育以「内容」来定义注定要失败。今天重要的科目到明天可能已经被扬弃。稍微计算大学生接受通识教育的时数,除以今日知识爆炸下可能纳入通识教育的重要内容,学生完整学习各门知识的时间根本不够。这对当前的大学教育可说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学校和老师无法预知哪个领域、哪个学科在学生进入职场后会特别重要。
    究竟二十一世纪的教育要带给学生什么?哈佛大学的博雅教育有五个目标,希望学生毕业后能够:一、独自探索世界。二、建立对知识的好奇。三、具备探询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四、能把找到的解决方法与他人沟通。五、培养创造力。用崭新方式看问题因此,大学博雅教育的关键在于,将教育的焦点从「内容」(学什么)转移至「过程」(怎么教与如何学),思考哪些过程能够使大学毕业生具备上述能力。
    哇!原来学生是这样学的。过去三十年对学习与教学过程的研究,让我们更了解学生的学习过程,产生许多新教学方式与工具。但研究的过程也发现,学生的学习成效并未像我们所期待或声称的那样好。其中一项有趣的发现是,过去以为大一新生带着空空的脑袋进大学等着学新东西,但这项假设已被推翻。学生经常是带着「错误认知」来学习。他们带着各式各样源自经验的成见进大学,其中不乏错误的想法。譬如问学生,从一架飞机上抛下一个玻璃罐,罐子将直线坠落?或是往前抛射?多数的学生直觉认为应该会直直坠落,因为没有想到罐子具有飞机上的速度。遇到这情况,教授必须要透过实验,改正学生错误的概念与逻辑。另外,成见(prio-knowledge)对学习的影响也很深远,如果你问哈佛学生为什么夏天比较温暖?他们多半会有个听起来满合理的答案:因为地球在夏天时比冬天更靠近太阳。听起来似乎有道理,但却是错的。若果真如此,则地球上不论任何地方,七月都该比十二月热,但澳洲的十二月却是在海滩上过的。学生就算没有去过,实际查资料看看世界各地的气温,也会发现澳洲十二月气温比七月高,把南北半球的差异考虑进来,就知道答案不是如此。考高分但不会问问题。当我们更重视学生如何得到答案,而非答案本身的时候,会发现学生的思考或逻辑不够好,求知、探寻问题的技巧其实相当糟。哈佛成功录取了许多考试成绩非常高的学生,但考高分并不意味着更深刻的理解。我们发现哈佛大学学生问问题的技巧并不好,要他们问出深刻的问题非常困难,但这却是最根本也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他们在进入大学前被教导了太多「答案」,好奇心早被扼杀,甚至来不及发问就被告知答案,正因为是被动学习,学习效果非常有限。
    解方一  参与式学习。参与式学习(Active Learning)是透过讨论、实作等方法,不只加深学生的印象,更让学生了解到自己究竟学到了多少。譬如自己开车到某处,因为参与其中,握着方向盘主导一切,比起搭出租车,你对环境会更为熟悉。同样的概念也可以应用在学习过程,学生曾经亲自动手解决问题、或是试着解释给别人听,效果远比只听讲课更好。
    解方二  让情绪为学习加分。正向情绪也在学习过程扮演重要角色。情绪与大脑记忆相辅相成,学习内容若没有情绪的连结,新学习的知识将无法有效加入脑中。若能有效利用,情绪甚至可能与理性和学习相辅相成。
    有些研究也指出后设认知(metacognition)的重要,让学生自我观察并分析自己的学习过程,也成为未来老师需要帮学生培养的重要能力。老师和家长不只要导正错误观念,更重要是克服过去的错误教育(miseducation),将他们逆转成一个有四岁孩子好奇心的十八岁青年。
    解方三  老师也要磨练教学技巧。老师的角色应转变为学生的合作者,而教育的内容更应该强调「如何教」。对美国的高等教育而言,我们可以这样说:教授假装在教书,而学生假装好像有学到东西。为了改善这种状况,哈佛的做法是从阻力较小、接受度较高的新教授做起。教学中心在他们开始教课前,规划一周的研习课程,让他们了解教哈佛学生的基本情形、观摩优良教学示范,也安排学生代表分享对新教授教学的看法。另外还有教学大纲工作坊(Syllabus Workshop),我们请要开课的教授,带着课程大纲来进行同侪互审,互相提供反馈意见,同时能训练观察分析、构思达成教学目标的能力。有想象力,就有机会改变有个简单的做法能掌握学生的学习状态:教授要给学生反馈,时常告诉学生回答问题、报告的好坏,写作技巧的进步情形等。师生比不一定是问题。课堂提问时,只要要求学生举手作答,并解释给同学听,或请学生到讲台上解释、为自己的答案辩护,就可以做到参与式学习,这在几百人的大堂课同样有效。或者可以在课后发出「minute paper」,请学生花四分钟回答两个问题:你认为这堂课的重要观念是什么?你认为这堂课有什么问题?第二个问题就能协助教授在下一堂课做出修正。教学是可以改变的,只要有想象力!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 汉寿一中简介                 [43306]
 · 校长简介                 [27926]
 · 汉寿一中、汉寿龙池实验中学                 [19597]
 · 汉寿一中有关会议暂行规定                 [17031]
 
     上一篇:《破茧成蝶》背后的选题故事
     下一篇:2011年“永中杯”全国普通高中信息技术优质课展评结果公告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湘ICP备12013049号
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2012-2015 [后台管理]
地址: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东正街77号 电话:0736-2861216 邮编:415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