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学校概况 学校部门 政策法规 校史专栏 政工人事信息 进入学校纪委网站 汉寿一中工会 汉寿一中教育基金会
登录添翼校园管理信息化系统 校园动态 德育工作 教学工作 教研工作 后勤服务 信息工作 一中博文 校报之窗
站内搜索


 

热点排行

暂 无

学校联系信箱

校长信箱
书记信箱
纪委信箱
办公室信箱

校内子站导航

站点导航
 
            网站首页 >> 校史专栏  >> 名师集锦

余宁一先生传略
  发表日期:2018年12月19日  共浏览1215 次   出处:办公室    作者:罗约华  编辑录入:zhangyi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 【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 

余宁一先生是我县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著名学者,是汉寿一中桃李芬芳、久负盛名的高级教师,是常德市中学地理教育界的名优教师和学科带头人。

余宁一先生1927年出生于汉寿县文蔚乡维新村(旧称余家台子)一户殷实人家。该地处在太白湖、西脑湖等湖区河汊之间,良好的人文环境和湖泊风光让先生时时刻刻感受到大自然的美丽和魅力,耕读传家的良好家风也孕育了先生敏而好学、勤奋向上的文人本色。

先生自幼酷爱读书,从小在本地读私塾,熟读经史,博览群书,尤其爱好中国的古典诗词,还掌握了一定的诗词格律,在同龄人中已显露才华。1940年,由龙池书院改名的汉寿县中(即今天汉寿一中的前身)刚刚成立,先生即以优异成绩考入该校初中部第一班,成为我县进入县内初中学习的最早的弟子之一。

19477月,先生考入位于南京的民国大学,为毕业后保饭碗计,选学了容易从业的法律系,但年幼时就爱上文学的他,时常跑到中文系去听课,进一步奠定了自己的文学基础。往后几年,因时局不稳,几度停课。先生不辞辛苦,多次往返于家乡和学校之间,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解放初期,大学毕业后的先生先后在区政府、乡政府从事文书工作。19513月,先生参加教育工作,应县中刘行素校长的邀请,受聘于汉寿县中。曾担任过一段时间的总务主任,负责学校的后勤工作,并兼教语文。

1958年,先生调到县直机关干部学校(位于县城积谷街,当时称“红专大学”),为在县直机关任职而文化水平偏低的干部补习文化。先生的教学深得学员们的喜欢,尤其是先生的语文功底深厚,让许多学员受益匪浅。除此之外,先生还在业余时间,与同在该校兼教课程的刘行素、罗世奎、刘了初等同仁吟诗唱和,共叙心声,留下了一段佳话。

1959年,汉寿一中第一次成为全省重点中学。为加强高中部的教学,先生回到一中任教,成为高中语文课的把关教师。在教学中,先生以精湛的教学艺术,深厚的文学修养和渊博的知识根底驾驭课堂。常常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把历史故事、神话传说、人物传记、名人名言融入教学之中,出神入化,形成优美意境。铸就凝炼语言,升华人生哲理,闪光智慧光芒,给学生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得到了学生的一致好评。尤其是他那一手苍劲而秀美的硬笔书法,本身就堪称赏心悦目的艺术精品,引得了不少学生的赞叹和仿效,乃至几十年后,不少受教的学生还在津津乐道地谈论起先生的粉笔板书,对先生的严谨治学和认真负责的精神赞口不绝。

十年浩劫中,先生因家庭出身不好,而划为了“牛鬼蛇神”的另类,到席家嘴农场改造,住牛棚,与粪桶、锄头打交道。即便如此,先生也从未放弃学习。酷爱中华文化和教育事业的他,怀着对未来的憧憬,顽强地收集各种资料,默颂前人之作,低吟名家之声,用赤诚的文人之心打发艰难的岁月。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汉寿一中撤销,为“拆庙赶和尚”,将一中的大部分教师驱赶到乡下。此时的先生,携妻带子,举家迁到了县内偏远的龙潭桥中学,继续任教语文。重返教坛的他,给自己起了一个称号叫“子牛”,连同自己的姓氏,被称作“余子牛”,与鲁迅先生的“俯首甘为孺子牛”谐音。表明了先生献身教育,甘为学生的“孺子牛”的决心和态度。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一时地理教师奇缺。这时先生主动请缨,兼教高中地理。这已是先生从学法律——教语文——教地理的第三次跨科从教。由于先生扎实的知识功底和刻苦钻研,他居然完成了由开始执教地理成为地理学科名师的奋斗历程。

1978年秋,先生调入石板滩中学(后成为汉寿七中),一边教语文,一边教地理,继续横跨两大学科。尤其是地理教学,先生巧妙地运用了多种教学方法,如口诀法、简图法、对比法等,深入浅出,形象生动,深受学生的欢迎。在1979年和1980年两届高考中,他教的不少学生的地理成绩都在90分以上,为学生的总分成绩增加了不少的份量。

在石板滩中学工作期间,先生患有严重的痔疮,经常便血,有时不能站着上课。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功课,他就坐着给学生上课,一堂课下来,往往大汗淋淋,溢出的便血有时还在座凳上留下一些血迹,让学生感动不已。

先生是典型的工作狂。在龙潭桥和石板滩工作期间,他经常是加班到深夜,当全校师生都熟睡之时,他还在电灯下精心备课和刻印资料。由于电压不稳,经常烧坏灯泡。同事们劝他早点休息,他说白天上课,晚上不加班不行。还说大多数人是百灵鸟型,而自己是夜莺型,习惯了晚上的工作,感觉到晚上注意力更集中,工作效率更高。

1980年秋,先生调回县城,回到了阔别近十年的汉寿一中,成为专任的高中地理教师。从此,先生一头扎进了浩如烟海的地理知识之中,潜心钻研,广采博取,一直在高中毕业班担任地理把关教师。先生一边教学,还一边编辑资料,撰写论文,尤其是对全县地理教学界的青年教师给予了热情的关爱和手把手的辅导,让一大批地理教师逐渐成熟,成长为过硬的教学骨干。

鉴于先生在常德市中学地理教育界的崇高威望,1985年,先生受聘为常德市教科所的地理特约教研员,先后担任了汉寿县和常德市中学地理教研会的理事长。曾多次参加省、市、县的教研会议和听课评课活动,发表了众多论文,获得了高校地理教授和省内同行的认同和赞许,成为省、市中学地理教学界的泰斗级名师。

1986年,先生编辑出版了汉寿县乡土地理教材——《汉寿地理》。该书不仅是省内少有的县级乡土地理教材,而且把汉寿的地理概况第一次以成书的形式印发出来,受到了县内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当时的县长有一次还在全县三级干部会议上要求各乡镇的干部都要阅读这本书,了解县情,为发展本地的特色经济掌握第一手地理资料。

先生在教学之余,还特别关注对不同地域,不同气候条件下,地形地貌的变化,多次去外地考察学习。他曾去庐山考察过冰川地貌;去张家界考察过沉积砂岩的峰林地貌;也曾在本县朱家铺考察过江东水库和石洞煤矿;到新兴、沧港一带考察过河迹湖的形成与开发等。他常将考察的结果与心得巧妙地运用在教学之中,既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又丰富了学生的地理知识。

1987年,先生已达退休学龄,但鉴于先生的教学深受学生欢迎,汉寿一中返聘了先生,请他继续担任高三文科班的地理教学,先生毫无怨言,推掉了一切校外兼课的邀请,起早摸黑,在学校教学一线顽强打拼和无私奉献。

1991年,先生受县史志办的委托,参与了《汉寿县志》的编撰工作,负责县内方言部分的编写工作。先生不辞辛劳,串乡走村,深入民间,走访调查。将县域范围内各地不同的方言收集整理,分类汇编在县志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1994年下半年起,先生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汉寿一中校庆活动的筹备工作之中,完成了三大基础性的工程。其一,先生收集整理了汉寿一中自建校以来的校友名录。由于“文革”中档案资料的大量丢失,原有的学生档案已荡然无存。先生通过校友走访、书信联络,分年分届将收集到的校友名单逐一核实,终于将1940年建校以来至1995年校庆前夕的几万个学生名录,汇编成册,完成了一项最基础、也最艰巨的任务。其二,先生写出了学校创建以来的发展简史,从学校变迁、人员组成、学生招收、教学管理、经费开支、后勤服务等方面反映了汉寿一中在龙池书院旧址上建立后筚路蓝缕、艰难发展的历程,成为学校校史的最初蓝本。特别是先生整理的学校逐年的大事记,史料翔实,叙述清楚,为后来校史资料的收集整理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其三,先生协助学校办公室,主办了《校庆简讯》刊物,及时地向社会各界和教师校友,介绍了校庆活动的筹备情况,发表了一些名老教师的诗词作品,选编了部分校友的小传,公布了社会各界人士的捐资赞助情况等。这虽然是一份小小的刊物,但先生特别看重,每一期都亲自审校,印好后又分别送达县内各相关单位和寄发给全国各地的校友。不仅如此,先生还以汉寿一中第1班校友的身份,联络了全国各地的同班同学,用汉白玉石镌刻了一块纪念碑,矗立在校园内,记录了当年的学习生活,铭记了母校的款款深情。

1997年元旦之日起,先生伏案不移,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中国古代词牌曲调的研究之中。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他,鼻尖几乎触及纸面,不避酷暑严寒,查阅了近百种参考书,通览了20余万首词作,从清晨到深夜,笔耕不辍。2004年底,初稿完成,编号叠起,足有半尺来厚。又经过了一年多的修改,定名《词名便览》。此书重新梳理了中华词作的词调名,在“词名目次”中,列名2580个,因有同名异调与一词多名的现象,经先生考证,实为2776个本名,这一研究成果远远超出了我国古代《词律》和《钦定词谱》的范围,成为我国目前收录词调最多的专著,极大的丰富了中华词作的宝库。不仅如此,先生还在该书中进一步梳理了词调名称的来龙去脉,既继承了前人正确的旧说,也补遗或订正了前人的漏说和误说,使词的研究更趋准确。先生在研究千多年来词体演变的过程中,发现不少词人既严守格律,也创新变化。如本为押仄韵的改押平韵,本是单调的变为双调,本为小令的词扩展为慢词,有的甚至变得面目全非。为了方便读者,先生除依《钦定词谱》列出其正体外,还适当地列出了一些变体,为今人填词拓展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先生晚年写成的这部50万字的巨著,引起了国内同行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湖南省科技厅将其作为社会科学重要研究项目立项,并拨划了6万元专款,支持编著和出版。先生得知后,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写下七绝一首:“斗转星移不自知,巧梳云鬓画蛾眉。翁姑晓见频嘉许,新妇靓妆正入时。”表达了自己忘却岁月流逝,埋头研究工作,终得上级肯定的欢乐心境。该书于200912月正式出版发行。因其具有极高的文学性和学术价值,又是当今国家在词作名录上的孤本,发行之后,引起了国内外词学界的普遍关注和好评,也为汉寿这个“中华诗词之乡”的品牌增添了色彩。

2009年开始,先生又以极大的热情从事了汉寿一中基金会的筹建工作。他广泛联系一中的国内外校友,发动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募捐助学,发起和组织了“心斋奖学基金会”,表彰了一批敬业奉献的教师和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扶助了一批家境贫困的寒门学子,为学校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先生一生追求进步,奋发向上,对党和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积极拥护,对教育事业忠诚奉献。花甲之年,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坚持每月按时交纳党费。即使是退休之后,仍不忘初心,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基于他在教育界的崇高威望,1984——1990年,他连续两届当选为汉寿县政协常委,为县内经济建设参政议政,为振兴教育事业建言献策。

先生一生勤勉好学,潜心研习。为丰富教学,他广采博取,查阅资料,还自费购置了上千册图书。他省吃俭用,长期订阅了《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和《国家地理》等报刊杂志。每天坚持收看《新闻联播》,了解国事民情,真正做到了活到老,学到老。

先生一生为人宽厚,竭诚相待。他对青年老师特别关心,热情帮助,许多老师至今仍记得他当年指导自己教学的情景。在古典文学和地理教学方面,他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但是,对于带争议性的学术问题,先生总能求同存异,包容海涵,从不固执己见,彰显了大家风范。

2014年下半年,先生身患重病,卧床不起。1220日,先生自知大限将至,晨起即沐浴更衣,洗漱洁净,然后端坐在自家沙发上溘然离世,享年87岁。

 

 

(注:作者系我校原党委副书记、副校长,中学特级教师。《汉寿一中校报》曾先后登载了作者为高晓岚、刘行素,王菊初等人写的传略)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 汉寿一中简介                 [61595]
 · 校长简介                 [39086]
 · 汉寿一中、汉寿龙池实验中学                 [24995]
 · 我校2014年高考录取光荣                 [20683]
 
     上一篇:熊仲彬 笃学尚行 只为初心
     下一篇:走在时代前列 创新图示教学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湘ICP备12013049号
湖南省汉寿县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2012-2015 [后台管理]
地址:湖南省汉寿县龙阳镇东正街77号 电话:0736-2861216 邮编:415900